高盛网 感动人物 上不起8万“淑媛课”的我们,能学到什么

上不起8万“淑媛课”的我们,能学到什么

2017-08-11 14:05:56 来源:
条评论

 10天8万块,这是她一套“淑媛课”的价格。

从用刀叉到言谈举止,富太太们前赴后继到这里

学习礼仪,购买她的书,学做“淑媛”
 

在这样一个奔放年代,学习刻板的礼仪是不是荒谬的?

对女性优雅的歌颂,是不是一种变相“女德”? 
我们采访了这位履历颇丰的女性——

何佩嵘

 

《何佩嵘:我不愿意叫自己名媛》

 

\

上不起8万“淑媛课”的我们,能学到什么

姜思达

 

 
Good For You

来自思达帕特

 
 
00:0003:41

 

 

 

很多媒体喜欢拍摄何佩嵘(Sara)切各种水果的画面——她可以快速、整洁地用餐刀餐叉把水果的外皮剥掉,全程手不接触。“有时候我到酒店就会拿着刀叉切一切练一练,服务员觉得我很神经。”

她会在礼仪课上带领这些太太或女孩们切橙子、香蕉,目的是她们熟练使用刀叉。事实上,经过她的教导,我才知道,原来叉齿要保持向下;没吃完歇息的时候刀叉要八字向内;吃完刀叉要并排竖在盘中央,叉齿向上。

“很多人会误解我,礼仪课当然不只是教大家切水果——更重要的是,告诉大家,如何做到不打扰他人。”

餐桌是众多“行为边界”的交火区,Sara经常提起一个朋友错拿她的水杯的例子,以证明“BMW”的理论的有用性——面包在左,水杯在右。绝大多数知识学习起来是有趣的,但餐桌文明似乎不在狭义上知识的范畴——它更像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,更像是一种历史的停顿。每年回到东北,我都会恍然大悟原来我童年的成长环境是这么嘈杂,几乎任何餐厅里的任何人都在高谈阔论,那也是习惯,也是历史的停顿;我也想起第一次到西餐厅,面对不熟悉的刀叉,听着家人说“左手叉子右手刀”时,内心持续回响的困惑。很多事情不需要问为什么,记住就行了。

 

中国人经历了足够久,乃至延续至今的文化自信的树立过程。这一过程非常像垂钓——在钓到一条大鱼前,一切工作都不算结束,于身于心受不起一丝打扰。你死我活的思维让文化自信的内核始终无法建立,谈到礼仪尤其是西方礼仪时,很多观众本能地对任何他们感到陌生的概念产生抵触。我观察了这期片子在不同平台上呈现的反馈特性——微博上大多讨论“名媛”的真实性与应变能力,而其他平台则在为文化自信忧心忡忡——我们为何需要学习西方的文化?

 

我们当然需要学习,因为这与文化自信没有必然的关系。我们学习只是因为一件事物具有长远的建设性或者现实的有用性,而西方礼仪在很多相关的场合,必然有用。“我们因此可以不用把心思浪费在思考如何使刀叉拿酒杯上,而是直接进入正题。”这是Sara对她工作的解读,我认同这一解读。

 

我也曾受到对西方礼仪无知的困扰,在那餐桌上面对各种餐具真实地不知所措。它当然不代表我遭受了嘲笑,而代表着我对会被嘲笑的恐惧。这个恐惧是不必要的,只要我吃过一次,知道怎么吃,就不会再恐惧了。这或许是很多前来投奔Sara的富太太们的生活共性——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接触到西方礼仪,却没有足够的知识让她们在这类场合应对自如,面对邀请函上的White Tie与Black Tie并不知其要义,面对不同肉类如何搭配酒水无法如数家珍,从这个角度而言,Sara的“淑媛课”,或许可以拯救很多茫然。这是个人发展的需求。她们没有选择互联网,而是选择花大价钱上课,或许有社交需求,这也是后话罢了。

 

这些并不是我想讨论的关键。


\

 

关键在于——一个礼仪的传道者,如何看待礼仪本身?

非常可惜,我们的采访,没有获得Sara的正面回答。

 

我在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上,把Sara的《生而优雅》一书读完了。这本书很容易就读完,并不艰深,里面处处是贴士,可以说是一本贴士大集合——你可以在很多时尚刊物中看到这类的贴士,并不稀奇。遗憾的是,书并没有对这些礼仪的合理性作出解释。

 

礼貌会被视作一整套协调一致的礼仪规矩及相应惩罚,目的在于帮助融入某一群体、便于区分不同群体、划分群体内的等级、控制调节群体言行以防止冲突。因此,礼貌并不是一个全然褒义的词汇,它更像是一个中性词,而礼仪为承载相应礼貌而存在。这便是采访中一个问题——“礼仪划分了阶层,是否与自由民主博爱的观念相悖?”——的来源。

 

质疑礼貌对社会的影响并不代表不礼貌,更准确的说法是“反礼貌”。如莫里哀喜剧《恨世者》对礼貌的虚伪性的表达——

 

“我看见你对着一个男子百般殷勤……

可当我询问你他是何许人也,

你却几乎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;

你对他的热情原来一分手便消失殆尽,

立马对他犹如陌生人般的冷漠无情。”

 

法国大革命的革命者甚至一度以“您”的使用为耻,认为“您”的尊称与博爱精神相悖。共和二年雾月,革命委员会通过了这样一份决议:

 

现禁止以下事项:

第一条:人称代词或动词变位中的“您”只能被使用于复数的情况……

第二条:在所有的国家或者私人的文件上,当涉及个人的时候,必须严格地将所有的“您”替换成“你”

第三条:必须将以上条款打印,分发到各个人民联盟和塔恩省所有的权力机构

 

本杰明·富兰克林的自传中——“绅士富兰克林”一生最引以为荣的就是“从来没有停止过反对那些英式美国礼貌,并且试图找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,一种属于真正的美国共和主义者的礼貌,对于这种礼貌来说,淳朴不拘礼才是真正的美德。”短篇小说《百万英镑》中,马克·吐温对荒唐的英式礼貌进行了嘲讽,并暗指其和美国式的朴素背道而驰——

 

 

 

“把一个个百万富翁都气走了,

就因为他分不清谁是百万富翁,谁是流浪汉

啊,我找的就是这件。先生,请把这些东西脱了,都扔到火里头去

您赏我一个脸,穿上这件衬衫和这身套装;

合适,太合适了——简洁、考究、庄重,完全是王公贵族的气派”

 

 

除了“反礼貌”,认识到一些西方礼仪的变化,甚至比学习礼仪更有趣。

1830年革命后,法国掀起了仿英礼貌的潮流,典型英语词汇也开始流行——上流社会的、绅士、服装华丽的、无尾长礼服、调情等。资产阶级了解礼貌的每一个细节,尽管细节常常都是礼仪手册的作者们杜撰的。正因为这样,使得资产阶级成为精英分子区别于底层人民——仅仅在餐桌上得体是不够的,真正的绅士要懂得如何用刀叉来吃奶酪、鱼、龙虾、牡蛎和甜瓜。

戴手套的礼仪在19世纪才发生变化。此前教堂并不允许戴手套,否则会被认为不修边幅。这一变化的具体原因没有得到考证,人们会倾向于认为“当时人们对裸露有强烈排斥”。随着手套的流行,这一习惯蔓延向各个阶层,贵族为了区别于普通民众,又开始回归旧风尚——他们把手套锁进衣橱,赤裸双手上街。

吻手礼,在20世纪初突然复苏,这一习俗显示在当时的社会上,人们对女性的尊重与日俱增;19世纪中期,餐桌的禁忌越来越多——如Sara传授的“不可以将手肘立在桌子上”,除了面包外所有的食物都要用刀叉,在吃之前,人们甚至用手吃沙拉以表示“手很干净”。然而在1929年,蒙特卡洛一次座谈会上,作家保罗·勒布举起了反礼貌的大旗——

 

“什么!我们禁止用手指来吃东西!那吃鳌虾的时候怎么办?吃小家禽时候怎么办?吃樱桃时怎么办?我们的手指是干净的……

什么!我们不能在吃饭的时候把手肘放在餐桌上?这难道是亲密、真诚、善良的象征吗?

什么!我们不能把餐巾挡在胸前?难道吃饭时候沾上酱汁印在衬衫上才是良好的礼貌规则吗?”

 

不知道有没有哪个礼仪课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大家,很多礼仪在哪怕西方人眼中都是荒谬的?我们发现礼仪并不是“自古以来”,礼仪甚至往往“机缘巧合”,比如餐桌禁忌与俄餐的流行密切相关,比如某个礼仪被资产阶级广泛使用,只因为某个作者灵机一动写了这样一本书。和Sara讨论握手时,我问道:“单凭握手力度判断一个人,问题究竟在我还是在他?”Sara回答:“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。”

 

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,正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,所以握手力度就成为了我们信息的来源?这让我无法回避一些礼仪的荒谬性。你当然可以因为握手力度去评判一个人,但你或许需要了解,人们从何时起因为握手去判断人;在这之前人们如何判断人;这样判断人,是否是一个可取之措。
 

在我心中,礼仪的积极意义在于——能够约束自己,不致让自己的行为打扰到他人。而用他人能否做到某种礼仪,尤其是繁文缛节,谁也说不清来历的礼仪末梢去评判一个人,则是傲慢。这种傲慢,看起来一点也不高贵。就像是你去上淑媛课不要紧,你花多少钱上了淑媛课都是你的自由,但若你认为上了淑媛课就变成了“更好的人”(暗示不懂某些礼仪的人等于粗鄙),那真是太荒唐了。

 

成为更好的人,上课恐怕是不够的。

 

 

 

另一个关键点是——优雅对于女性,到底是不是束缚?

 

女权运动的高潮,带来的不仅是男女关系的颠覆,更是对从前占据统治地位的规则的全面之一。波伏娃认为魅力、优雅和高尚都是对男人的奴颜屈膝。女权主义者们大喊“魅力是被束缚的表现;美丽是诱饵也是奴役;丑陋的女人,抬起头来。”

我想起自己的一个女性朋友,在社交网络上po出暴露腋毛的照片并且引以为豪。实话讲这一开始我受到的些许冲击——这当然与我们所习惯的“女性美感”有很大出入。但随后我为我的“冲击”感到羞愧——为何我认为一个男性留有腋毛是如此自然,而女性留有腋毛就是不修边幅?如果我们心悦诚服地认为男女的形象不应该在这个年代有任何刻板,那一个女性自由地决定要不要腋毛,又有何奇怪?

 

一提到优雅,我们的脑海中就会浮现某些形象——这也许是优雅的最佳体现。实话讲我并不认同微博上对这条片子的热评中所说——“优雅只是内心的富足”。这句话回避了最基本的问题——我们所倡导的优雅,之于女性的外表,是不是束缚?

 

是的。我们要大胆地承认这是一种束缚,而且束缚得不轻——你的姿态要更加自信同时没有侵略感;你的外貌要精致得体不能有任何闪失;同时的穿着应该是多变的,有各种各样的战袍;你的身材如果很纤瘦就是最好了。我曾经听到一个蛮好玩的说法——他说模特为什么那么瘦?跟歧不歧视胖没什么关系——因为衣服在瘦子的身上就是2D的,而衣服在2D的状态下就是最美的。

 

这些不累吗?不是束缚吗?当然是。不过,只要这是一个人心甘情愿选择的束缚——正如他选择读书被束缚在学校中;正如他选择信仰被束缚在信条中,束缚只要有所得,也未尝不可。

 

所以一个更好的提法是——优雅是不是女性最佳的仪表取向;以及,什么样的审美算是主流的,我们若非主流,该如何和世界沟通?

 

这两个问题留给大家吧,我有点懒得写了。(?)

扫地机器人好用吗 扫地机 扫地机器人 家用吸尘器 智能吸尘器 吸尘器
Copyright 2011-2017 www.gaosheng52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苏ICP备14026999号-2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
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邮箱:gsjsw520q#163.com[请将#换成@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