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盛网 社会观察 没有什么过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

没有什么过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

2017-09-10 20:03:08 来源:
条评论

 

\

 

旅行的意义是什么?

 

有人说,因为读万卷书,所以要行万里路;

 

有人说,是从一个你待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;

 

还有人说,是为了躲开一些人,一些事,一些思绪......

 

01

我有一碗酒,可以慰风尘

 

 

这是一个关于越战老兵的故事,这也是一个比烈酒还烈的故事。

 

老兵有家叫“老兵烧烤”的店,一度被《孤独星球》杂志列为环球旅行之中国云南丽江站最值得体验的地点之一。

 

老兵曾是侦查营营长,历经枪林弹雨,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,20世纪80年代初的国境线上,他是战斗英雄。

 

老兵将多年来的盈余变成了数家客栈院子,将客栈院子变成了几百万元的现金。

 

又用几百万的现金招募了一堆退伍的消防兵,买了宿舍营房、专业灭火器材以及四辆消防车。

 

越南战场死里逃生后的第29年,老兵倾家荡产,以一己之力组建了一支消防救援队——全国唯一一支个人组建的消防救援队。

 

他用他的方式守护着这个世界。

 

在那个早已远去的年代里,人们价值观虽单一,却朴素而单纯地崇尚奉献。

 

\

 

 

02

唱歌的人,不许掉泪

 

 

很多年前,有几个音乐朋友曾背着吉他、手鼓、冬不拉,一路唱游,深入西北腹地采风。

 

有个老人问了一句话:你们这些唱歌的人,都是靠什么活着的?

 

三五个汉子沉默不语,涕泪横流。

 

一百个人有一百种回答,最后一次问这个问题时,得到的回答最特殊。

 

这是个未完待续的故事,里面有金三角的连绵雨水,孟定的香蕉园,新千年的建筑工地.....

 

故事里有穷苦窘迫、颠沛流离、渺茫的希望、忽晴忽雨的前路,还有一把红棉吉他和一个很想唱歌的孩子。

 

这个孩子最大的愿望,不过是想一辈子唱歌,同时靠唱歌养活自己。

 

17岁那年,阿明听从父亲的安排,为了每天25-30元的工钱,来到金三角给佤邦政府修建一座军校。

 

常常饥饿难忍,常常被毒辣的太阳晒伤。

 

下雨无法施工时,阿明便会步行十多公里去小镇上游走。

 

阿明在佤邦待满一年的时候,老天送了他一份礼物——草丛里捡到的一部随身听。

 

\

 

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,在一个湖南人的地摊前选了一堆磁带。

 

这算是阿明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。

 

阿明常常在想:“我要怎样去做,才能像他们一样,一辈子靠唱歌去生活?”

 

工程结束后,阿明领到了一部分工钱,在湖南人那里买了人生中第一件乐器——国产广东红棉吉他。

 

后来阿明回到中国卖过衣服、去过孟定管理香蕉园、遇过一个说“弹琴唱歌没用,不能养活人”的小孩、给傣族村寨唱过歌。

 

再后来,阿明一路向北流浪,边走边唱,一唱就是许多年。

 

在某年某月某夜,云南丽江大研古城一街文治巷,大冰的小屋。

 

阿明流浪到了这里,并留在了38号酒吧,一待就是数年。

 

阿明的歌声流淌过耳朵,夹杂在其他酒吧劲爆的曲声中,安静又独特。

 

大冰第一百次问出那个问题:“你们这些唱歌的人,都是靠什么活着的?”

 

阿明沉默了一会儿,讲了自己的故事,也留了一个问题:“像我这种唱歌的穷孩子,到底应该靠什么活着呢?”

 

你我都明白,这从来就不是个公平的世界。

 

人们起点不同,路径不同,乃至遭遇不同,命运不同。

 

有人认命,有人顺命,有人抗命,有人玩命,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,倏尔一生。

 

是啊,不是所有的忍耐都会苦尽甘来,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换来成功。

 

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获得的东西,于你而言或许只是个梦。

 

可是,谁说你无权做梦?

 

 

\

 

 

03

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

 

 

那是一场特殊的离别。

 

那个女人叫兜兜,眉目如画,那时候兜兜歪坐在炭火旁,头倚在叫大树的男人肩头上。

 

他们在丽江的最后一夜,兜兜拿出一支录音笔,擎在手上录了那首《乌兰巴托的夜》。

 

大冰自此再也没有见过兜兜。

 

有一年有个从西安来的客人说,西安有家酒吧和大冰的小屋一模一样。

 

后来一个男人推开了小屋的门,那是大树,兜兜呢?

 

他静静地说:“兜兜不在了。”

 

兜兜和大树的那次丽江之旅,是她此生最后一次远游。

 

大树和兜兜最初是异地恋。

 

大树工作在广州,兜兜那时在做独立撰稿人,居住在西安。

 

两个人的缘分始于一家征婚网站。

 

他们并没有在最好的年纪遇见彼此。

 

\

 

兜兜遇见大树时已近30岁,大树已过不惑之年。

 

他们在虚拟空间里一见钟情。

 

这份感情好比煲汤,他们细火慢炖,一炖就是三年。

 

只是命运前一秒还岁月静好,下一秒就海啸山崩。

 

2008年兜兜被确诊为癌症晚期。已是不治之症,从那一天起,她的生命进入倒计时。

 

她坦然接受了这一现实,她拨通了大树的电话,坚决地选择了分手,并断绝了一切联系方式。

 

六小时后,大树飞抵西安。他用力地砸门,大声地喊,半跪在地上紧贴着门板不停地央求。

 

他没能敲开兜兜的门。兜兜没想到的是,大树也只给自己剩下一种方式。

 

一个月后,大树辞掉了广州的工作,将全部家当打包搬到西安。他百般打听,来到她的病床。

 

2009年,两人在西安结婚。

 

事情变得简单起来了:死神给你指明了道路的终点,但爱人在身旁说:来,我陪你走完。

 

这条路好像忽然也没那么艰难了。

 

有一天,兜兜说:“大树,趁我还走得动,我们旅行去吧。”

 

兜兜此生的最后一次旅行去的丽江。

 

两人离开丽江后,大树在西安造了一个丽江。

 

仿造大冰的小屋,一样的格局,一样的气场,一样的音乐,一样的墙壁和烛台。

 

兜兜最后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。

 

大树留在了西安,守着那家店,直到今天或者永远。

 

兜兜天上有知,一定始终在含笑看着他。

 

你曾经历过多少次别离?

 

上一次别离是在何年何月?谁先转的身?

 

离去的人是否曾回眸,是否曾最后一下深深地看看你?

 

每个人的每一世总要经历几回锥心断肠的别离。

 

 

扫地机器人好用吗 扫地机 扫地机器人 家用吸尘器 智能吸尘器 吸尘器
Copyright 2011-2017 www.gaosheng52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苏ICP备14026999号-2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
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邮箱:gsjsw520q#163.com[请将#换成@]